最新消息
首頁 > 毛孩情深 > Dogs and the City毛孩情深系列三:最遙遠的距離
Dogs and the City毛孩情深系列三:最遙遠的距離

Dogs and the City毛孩情深系列三:最遙遠的距離

除夕的這天,大家都忙著過年辦年貨或大掃除,寵物餐廳的生意就會冷清許多,我們也照例從除夕開始休假。

剛洗完香香的我,脖子還別了一個紅包袋,慵懶的趴在店門口曬太陽,一面看著馬麻忙進忙出大掃除,偶爾給她一個抱歉的眼神「馬麻,我很想幫忙,不過妳應該會罵我把剛擦好的玻璃印的都是腳印跟口水,那我就當個乖小孩不要干擾妳好了」。忙碌的馬麻顯然沒有接受到我的好心,不過她應該很滿意我沒有去煩她,讓她可以專心打掃。

此時馬麻邊忙打掃邊嘴裡碎碎唸,「過年休息四天,除夕圍爐,初一回鄉下拜年,初二回娘家,初三呢?帶麥可去哪裡跑跑吧?」一聽到我的名字,我的耳朵馬上豎起來了,哦耶!太棒了,今年據說過年的幾天,天氣都好好,馬麻會帶我去哪裡玩?追羊?趕牛?還是賞櫻花?還是去衝浪?嘿嘿嘿,一想到可以儘情的嚕草或游泳,我不禁露出小舌頭,像個中年大叔似的傻笑起來,一邊幻想著把自己能搞多髒就搞多髒的畫面…

忙完了店裡最後一個角落的打掃,馬麻把剛從市場買來的金桔盆栽往吧台收銀機旁一擺,很滿意的微笑:「好了,收工!麥可,我們回家吧!今天還要準備除夕圍爐的菜色呢!」

我立刻汪了一聲,跑過去把我的牽繩叼來讓馬麻幫我繫上。「哎呀,麥可,你的牽繩都脫線了,忘了幫你買一條新的了!我晚點再上購物網幫你挑一條新的,現在啊,聽說訂購後只要四個小時就會到貨啦,很方便呢!我再看要買什麼一起買一買…」一聽到要買新的牽繩,嘴巴裡咬著牽繩不放的我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,我不要新的牽繩啦,馬麻妳沒聽過朋友是老的好,東西也是舊的才有感情嘛!像這牽繩上面沾滿了我的味道跟口水,還有馬麻指甲油的味道,我不要換不要換啦….

馬麻顯然沒有心情跟我玩拔河,拿起鑰匙,拎著包包,「麥可!走囉,回家囉!」

本來還在自嗨,在一旁舞龍舞獅的我,馬上識相的咬著牽繩跟在馬頭後頭等她鎖門。這時,門一推,有客人來了。

「老闆娘,我想拜託妳一下!」原來是住在附近的陳太太,牽著他們家的母黃金獵犬莎拉,走了進來。

「陳太太,怎麼了,有什麼事嗎?」馬麻有點狐疑的看著她跟莎拉。

陳太太把莎拉牽進來說:「是這樣子的,我們家今天有好多人要回來圍爐,我是想問說妳店裡可不可以幫我暫時顧一下莎拉,看多少安親費我再跟妳算。」

我聽到陳太太這樣說,也有點狐疑的看著莎拉,今天不是除夕夜嗎?雖然我們狗狗沒有過年的習俗,但也知道過年就是一家人要團聚,吃團圓飯的意思。而且,莎拉雖然是前幾年才領養來的,但是還曾經當過狗醫生,一直很乖的呀。

「陳太太,今天是除夕夜,我們店等會就打烊休假過年,一直到除四才會營業哦!」馬麻瞅了莎拉一眼,心裡有底,但仍然笑吟吟的回話。

「唉呀,我知道啊,我本來想說要不要送她去住宿,不過那個陳醫生的動物醫院跟附近的寵物店都說,過年的房間都滿了,我只好硬著頭皮往妳這問問了~」陳太太看起來有點懊惱。

「過年住宿就像人去玩一樣,都要提前訂房,不然會訂不到的,早早就滿了,」馬麻蹲下來摸了一下莎拉的頭,「那妳就讓她在家裡過年嘛,她這麼乖,既然你們沒有出國,家裡都有人,就讓她在家跟們一起過年,熱鬧熱鬧吧!」

陳太太看了一下莎拉,「本來讓她一起過年是沒關係的,但是我們家媳婦剛生小baby,二兒子也要帶女朋友回來圍爐,她說她會怕狗,我那個吵著把莎拉帶回家,本來都會幫忙蹓狗的小女兒現在也都不管她了…」說到這裡,莎拉的頭愈來愈低了,不知道是否想起之前的主人經常帶她去醫院或育幼院服務的時光。趴在一旁的我用前腳摸了一下她的前腳,「嘿,妳還好嗎?」

莎拉哀怨的看了我一眼,「麥可,我還好啦!只是看到你馬麻,就想起我以前的馬麻…」

從小就只有一個馬麻的我看了一下陳太太,小小聲的說,「妳的新馬麻對妳不好嗎?」

「也不算不好,就是不會忘了餵我吃飯,帶我出去上廁所…比以前在路上流浪好多了」莎拉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強顏歡笑。

「那妳以前的馬麻為什麼不要妳?」我有點白目的問了這個問題,果然惹惱了莎拉。

「我馬麻才沒有不要我,是因為她生病了,沒辦法照顧我,不得已只好上網幫我徵求新馬麻!」雖然拉不拉多、黃金獵犬這兩種犬種這幾年早就退流行,送養率偏低,但莎拉曾經是狗醫生的頭銜,讓她成為好幾組人馬競逐的對象,但不知是命運捉弄人還是她的運氣特壞,幾年下來莎拉換了好幾個主人,曾經被拴在路旁任憑風吹雨打,被動保人士一狀告到動保處,還驚動動保處的官員來查看有沒有虐待的事實,還有一次被送到山上去,黃金獵犬當成小黃養,還差點吃到老鼠藥掛了,後來被陳太太的女兒在網路上看到她的故事,特別跑到梨山去把她帶了回來,就這樣在陳家留下來,至今已三、四年了。

我有點同情的拍拍莎拉的肩,「沒關係啦,現在的新馬麻對妳好就好了~」雖然年紀比莎拉年長幾歲,不過我真的無法想像如果我馬麻不要我,我換好多馬麻的情況會是怎樣,想到這裡,我不禁往馬麻身邊靠緊,同時想到有客人曾對著馬麻說過「我們沒辦法像妳這樣把牠們當家人養」的往事。

「陳太太,抱歉噢,幫不上妳的忙。」馬麻的語氣客氣,但其實應該壓抑了很多情緒。

送走了陳太太跟莎拉,原本要回家的馬麻把鑰匙一丟,又自顧自的坐下來,陷入了沈思,看了馬麻的樣子,我知道她又多愁善感了,我還是休息一下吧!趴在她身旁沈沈睡去的我,不知過了多久才被馬麻叫醒,「麥可!起來,我們要回家了,不然晚上的圍爐來不及準備了!」

我從地上跳了起來,又舞龍舞獅了一小段,看到馬麻頭也不回的準備鎖門,趕緊跟上前去,這時候可不是耍帥的時刻,不然晚飯吃不到馬麻為我準備的年菜就慘嚕!

馬麻牽著我,走在大家都返鄉過年,瞬間成空城的台北市街頭,本來20分鐘左右的路程,現在大概可節省一半的時間吧!

這時,馬麻的腳步停了下來,我順著她的眼神往前看,前面巷子有一棟透天厝的一樓庭院裡,有一個一直坐在落地窗外,從庭院往裡看的狗狗背影~

「是莎拉!」我跟馬麻異口同聲的叫出來。

屋子裡人聲頂沸,餐桌上擺滿了圍爐的菜肴,還有美酒水果。陳太太跟菲傭忙進忙出的端出一道又一道名菜,陳太太的媳婦抱著新生兒,笑吟吟的收下一個又一個的紅包,第一次來家裡做客的二兒子女朋友非常賢慧的幫忙擺碗盤,幾個小朋友正人手一個平板或iphone玩著Candy Crush,比賽看誰過最多關,而把莎拉帶回家,曾經四處炫耀她是狗醫生的陳太太的小女兒,則穿著跟網拍名模CC一樣的衣服,戴著瞳孔放大片,整張臉畫滿精緻彩粧,用手機自拍後上傳臉書,忙著跟臉友拜年,自始至終也沒看過在外頭的莎拉~

莎拉望著室內滿滿的人,聽著他們笑鬧嘻笑,好不熱鬧,但卻隔著一個落地窗,無法碰觸到他們。莎拉從一開始焦躁的踱步,到轉圈圈,到無法克制的啃自己身上的毛~是的,曾經跟人很親的莎拉,因為一直換主人後,就有很嚴重的分離焦慮症,只要看到人就一定跟前跟後黏的緊緊的,看不到人就會焦慮的舔自己舔出急性溼疹或啃禿一塊傷口。

屋子裡滿滿的人,沒有人注意到莎拉的存在。沒有人看到她熱切的眼神,多麼想和家人在一起的想望,即使只是可以趴在家人身邊也好~

如果她是隻不乖的狗,可以狂吠到鄰居抗議,可以抓花落地窗,可以在庭院搞破壞,可以在聽到鞭炮聲後歇斯底里~但是她沒有,她只是靜靜的,殷切的,等待屋裡的人注意到她的存在,即使只是一眼就好~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
不是    生與死
而是    我就站在你面前   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

看到莎拉孤獨的背影及認命的神情,馬麻牽著我快速的離開,「麥可!走吧!我們回家!」

看著莎拉的身影在我後面距離愈來愈遠,終於在我們轉了個彎後看不見了,我緊挨著馬麻,可以感受到馬麻的氣息及心跳,我確定,我跟馬麻之間的距離,是零!而且,我知道她愛我,我也愛她~

(照片:姓名標示姓名標示 dirkvorderstrasse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*毛孩誌.關心毛孩大小事,加入毛孩誌粉絲團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urkidsjournal,掌握毛孩所有事!

 

你可能會感興趣的毛孩情深文章:

Dogs and the City毛孩情深系列一: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?

Dogs and the City毛孩情深系列二:背叛

如果你比毛孩先走一步?

如何跟毛孩說再見?

面臨毛孩的監護權之爭,該怎麼辦?

 

使用FB留言意見

留言